凌欣网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读书心得 > 拾.忆

拾.忆

http://wangminhuaz.cn |2020-06-30 04:01:46

世界又渐渐安静下来,一切都变地寂静的可怕,连平日里最亲切的小猫的呢喃声都显得异常诡异。马路上,偶尔驶过的车辆呼啸而过,碾着灵魂的身影,变得支离破碎。唯一还显得与白日里无异的是一盏盏路灯,静静的矗立着,发出不算刺眼的光。

突然想起在某年某月某日的初秋的夜晚,小轩帮我庆祝生日,八九岁的两个身影,手牵手,在大街上游荡。城市的霓虹灯,光彩夺目,把我们的身影照的炫丽。

其实,并不是有目的的游荡,我们只是想要待在一起,哪怕多一分,多一秒,都可以。我们都笑得很开心,或许在别人看来,我们有爱,有人疼,并不缺什么,也不害怕什么。不管有什么危险,总有人挡在我们前面,这应该就是“含在口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摔了”的感觉吧。可是,无论是谁都无法抵挡的一种来自于人心里本身的情感——寂寞,纵使再伟大的人,也无法逃开一把寂寞的锁,锁上你心中某一个角落。

我和小轩在做的,就是走进对方心里,打开那把锁,我们并不在乎时间的或长或短,只希望把那把锁打开。曾经也想过自己尝试,但是却发现,那把锁,生锈的厉害,单靠自己的力量,很难打开。

小轩是我很好的一个朋友,以前上一个幼稚园,我喜欢扯着她的手,衣袖或者是衣角,穿梭在大大小小的巷子里,不知疲惫,一遍又一遍,知道小轩说:“你能不这样扯着我吗?有时候都觉得,我的衣服如果坏了,是被你‘折磨\\’成这样的。”

“我有吗?我下手可是很轻的。”一边说一边死乞白赖地笑。

“臭丫头,哼,我不理你了!”小轩总是假装生气。

“好了好了,我错了,错了还不行么?”我总是这样敷衍了事,我知道她不介意。

有时候小轩也会牵起我,小轩的手很宽,我们俩个高兴的时候会拉起手来跑,她比我跑得快,所以总是她拉着我。我可以在她身后欣赏她的背影。瘦小的,但是棱角分明,跑起来也身轻如燕。我曾经在某一天对她说,你跑这么快,又这么瘦,不担心,跑着跑着就像蒲公英一样飞走了吗?然后小轩白了我一样,傻瓜。她这样说的时候我一点也不生气,总感觉她的白眼里闪着一种宠溺。

那个夜晚没有说话,没有打闹,就这样肩并肩的走着,牵着手,握出一手心的汗也舍不得放开,现在觉得,那个夜晚,我们说了好多好多,互诉衷肠,互相倾倒苦水,只是没有声音,没有焦距。城市的喧哗,我们的宁静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走了很远很远,一直看不见家的方向,我们看到一家书店,很旧很旧的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诞生在这条路上的。店里的人很少很少,几乎屈指可数。店主是个年近花甲的老人,戴着一副老花镜,在柜台里看书,没有留意到我们进来。地板上铺的,不是大理石,只是普普通通的木板,隐约可以看见树的年轮,一圈一圈的环绕开来。灯光不是很刺眼的日光灯,而是淡淡的橘黄的小壁灯,一切都显得那么融洽。

我和小年走过一条长廊,发现有一张书桌,书桌上有一盏小灯,我们随意的翻了一本书,然后轻轻坐下。小轩从兜里拿出mp3,我们一人一只耳塞,是一首法文歌,轻柔的,舒缓的。我们开始翻手里的书,那些泛黄的,透着淡淡香味的书,让气氛一下子变得挺文艺,我仿佛不是在读一本书,而是在读一段历史。

这本书上有很多笔勾画过的痕迹,那是一些很优美或者很有哲理的句子。我便小声地念出来,尽管有些句子还不太懂,但是那些富有质感的文字让我觉得,生命开始有了不同的意义。

大约半小时后,我和小轩从书店里出来。小轩便拉着我一直不停的跑,不停的跑,一路跑过一条灯光昏暗的小道,她的手干燥而温暖,像一片干枯的落叶。不一会儿,就到了家,突然觉得离开的路好长,回家的路太短。我们俩个笑着不说话,她突然停下来看着头顶的破旧路灯,跟我说,我最喜欢这样的路灯了,于是我们站在那里一起仰头看路灯,有一些人从我们身旁走过。好像一个电影的长镜头,悠远而绵长的拍下去......

现在又是秋天了,我恳求母亲让我在楼下的路灯旁站一会儿,在去之前,我总会到小轩家门口“哐当哐当”的砸门,我好希望她能开开门,苦笑的对我说:“你还用力一点就不用我开门了!”,但是,回报我的只有一片沉寂......

站在路灯下,一直仰着头,尽管路灯的光变得刺眼了,不像从前那样柔和了,也倔强地不低头,某物质出于生理保护充斥在眼眶里,最终溢出,这个秋天的第一滴眼泪,代表着:小轩,我想念你......

图片
  • 拾.忆
  • 童年回忆往事作文500字 童年趣事
  • 七年级读后感:读《简·爱》有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