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欣网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故事会 > 海边的红皮鞋

海边的红皮鞋

http://wangminhuaz.cn |2020-07-28 05:29:49

阳光有些温和,击打在海面上,留下了一道道金黄色的光辉。不知道什么原因,今天的海滩上的人特别稀少,依稀的记着上次自己来到海滩上,到处是人,叽叽呱呱的谈论着,热闹非凡。

可是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,海滩上一个人都没有,孤零零的,一阵冷风吹来,打在陈翔身上,让他感觉格外的寒冷,阴森。

整个海滩上只剩下三个人,他和打儿子陈斌,小儿子陈亮,看见两个小儿子在海边愉悦的玩耍,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不到一丝的愉悦,相反心里有太多的沉闷。

“你们继续玩,我有些困倦。”

给两个孩子打了声招呼,陈翔打了一下哈气,整个脑子死沉死沉的,让他身体不知不觉的躺在海滩上,眼前一片黑暗。

模糊的眼前,隐隐约约间,看见一个漂亮的小女孩,黑色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披肩而下,红色的连衣裙紧紧包裹着纤细的身材,脚上穿着红色的皮鞋,在阳光下格外闪亮,嘴角轻轻扬起,对着自己笑。 那小女孩很美,美的让人窒息,一股无法呼吸的痛。

终于,眼前暗了下来。

“老爸,老爸,快醒醒。”

不知道睡了多久,耳边传来熟悉的呼喊声。

陈翔慢慢的睁开眼睛,看见大儿子陈斌不同的摇晃自己的身体,呼喊着自己。

“老爸,都快天黑了。你怎么还在睡啊。”

陈斌不满的嘟了嘟嘴巴,陈翔微笑的摸了摸他的头,眼神中有一丝宠爱,他将眼睛的实现转向小儿子陈亮,一下子愣住了。

陈亮与平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,只不过他的脚上多了一双红皮鞋。

如同火一般鲜红的皮鞋。

跟睡梦中那个小女孩一模一样的红皮鞋,恐惧如同潮水一般袭卷到陈翔的心头,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重。

“你在哪里捡到的这双红皮鞋。”

陈翔大声呵斥的陈亮,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升了起来。

陈亮看见有些发火的父亲,心中有些害怕,委屈的说道:

“我在海滩上玩耍,一个漂亮的小姐姐送给我的,她穿着大红色的连衣裙,很漂亮的。”

“赶快把这双红皮鞋脱下扔了,我们立刻回家。”

在父亲的严厉斥责之下,陈亮有些不满的脱下红皮鞋,仍在一旁,陈翔立刻拉住陈亮和陈斌的手臂,飞快的坐上车,因为他刚刚想起来,今天好像是七月十四,鬼开门的节日。

“呵呵,呵呵。”

身后传来阴冷的笑声,让陈翔不寒而欲。通过反光镜的遮光,他看见了一个小女孩,站在海滩上对着他们笑,身上的红色连衣裙如同火焰一般,格外鲜艳。

猛然之间,一道巨大的浪花,瞬间袭卷而来,顿时将海滩上的那双红皮鞋吞噬殆尽,待浪花褪去以后,只留下一排排积满海水的脚印。

不知不觉天终于暗了,吃完饭后的陈翔坐在卧室的椅子上,看着陈亮与陈斌两人在床上不停的嬉戏玩耍,陈斌站在床上,将手中的枕头扔向陈亮,被后者稳稳的接住,兄弟两人这一来一回,玩的很是快乐,

陈翔坐在椅子上,看到这一幕,感到格外的欣慰。

突然之间,站在床上的大儿子陈斌,如同一只断线的风筝,一瞬间从床上掉落下来,陈翔见状,立马冲了过去,稳稳的接住了大儿子陈斌,大声呵斥道:

“你这是怎么回事,怎么这么不小心。”

大儿子满脸委屈的看着父亲,对着父亲说道:

“不是我不小心,是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小姐姐把我从床上推了下来。”

陈翔环顾四周,没有一个人影,压根就没有什么红色连衣裙的小女孩。

陈翔的心中充满了不祥和不解。

深夜,早已熟睡的陈翔迷迷糊糊的听见淡淡的笑声,陈翔以为自己听错了,但是那“呵呵,呵呵。”的笑声不停的在陈翔耳边环绕,如同来自地狱一般。

陈翔睁开了眼睛,模糊的看见一个小女孩站在自己床前,对着自己淡淡的笑。

“你是谁?为什么一直缠着我们家?”

陈翔鼓起勇气询问小女孩,小女孩只是保持微笑,没有说话,但是她身上的如同火焰一般的红色连衣裙在慢慢的从身上脱落下来。

如同鲜血一般,缓缓的从身上脱落下来,慢慢流淌,眼睛里慢慢的滚出浓浓的鲜血,缓慢的流淌在地面上,如同河流一般。

巨大的恐惧蔓延在陈翔的心中,让他失去了说话的勇气,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血腥的一幕。

小女孩的身体伴随着身体那件红色连衣裙的脱落,也渐渐的融化,慢慢的向着陈翔流淌而来,从地面爬到他的床上,整个房间里只剩下鲜红色的血液。

“啊。”

伴随着一声尖叫,陈翔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,而此时天已经晴朗一片,万里无云。

小儿子陈亮和大儿子陈斌就站在他的床前,不解的看着他,陈翔喘着粗气,手心里一大把的汗液,昨晚那情景太恐怖了。

他要到山里的寺庙里找道法高深的道士。

根据朋友的介绍,陈翔来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寺庙,里面有一个老道士,听说道法很高深。

老道士问清了陈翔的来意,微微一笑,将那小女孩的一切告诉了陈翔。

原来那小女孩的母亲和丈夫不合,便带着小女孩来到海边跳海,那天正好是七月十四,阴气最重的那一天,人死后很容易留下怨气,母亲带着小女孩一瞬间跳入茫茫大海中。

说来也巧,母亲被回归打渔的渔夫救了,而小女孩被海水无情的浪花吞噬了生命,只留下一双红色的皮鞋,孤独的留在了沙滩上。

老道告诉陈翔,小女孩之所以缠着他们,是因为那个小女孩的红皮鞋还留在他们家中,只要把那红皮鞋找到并且烧掉,在请他做个法事,就可以祛除那小女孩的怨气。

陈翔听完后,赶紧回家,在家里翻箱倒柜,也没有找到红皮鞋,最后在自己的汽车上找到那到那双红皮鞋,根据老道的方法烧掉了红皮鞋,并且请老道做了法师,彻底祛除了小女孩的怨念。

但是有一点陈翔想不通,他明明通过反光镜看到小女孩的红皮鞋被海水卷走了,它是如何来到自己车上的?也许鬼神之力不可预测吧。

图片
  • 永远的向日葵
  • 拐弯处闪着光的母爱
  • 关于残疾人的励志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