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欣网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航空资讯 > 客服“回家”心里 保证飞行安全

客服“回家”心里 保证飞行安全

http://wangminhuaz.cn |2020-08-06 05:59:35

接近年关,忙碌了一年的人们开始打点行装准备回家,民航运输又要到一年一度繁忙的春运时节了。旅客渴望回家,飞行员也渴望回家,回到自己熟悉的机场。

“回家心理”,人皆有之。飞行员劳累了一天,再飞一个落地后就可以回家。此时,随意、放松的心理开始在驾驶舱蔓延,而飞行员却不知道危险已经悄悄降临。在“回家心理”的暗示下,飞行员容易出现漠视飞行安全、人为洞穿规章底线、一心只想落地的心理倾向。这种危险心理被分解出来,就是飞行员在落地过程中,出现了松懈、麻痹的情绪,因为渴望落地而违反规章的现象。

都是“想回家”惹的祸

我们先来看几个因为“回家心理”影响飞行员落地判断的例子:

1977年3月,两架波音747大型喷气飞机在加那利群岛的特纳里夫机场跑道上高速相撞。这次事故的原因有很多,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驾驶荷兰皇家航空公司波音747客机的机长雅各布·范扎登急于返回荷兰想回家,在不确定跑道上的飞机是否脱离的情况下匆忙起飞。范扎登是该公司一位最受信赖的年长飞行员,飞行经验丰富,但“回家心理”让他再也没回到家。

在另一起事故中,机长在驾驶舱思量:飞了3天,飞完这个落地就可以休息了,飞机上还有要客,地面上已经准备好迎接仪式,但落地机场低云、低能见度,不符合落地标准,飞机是备降还是落地呢?还是冒险进近一下吧!也许落地的时候天气转好,就能回家了。在这种“回家心理”的驱使下,他做了一次后悔终生的落地尝试。

无独有偶。某航空公司的飞行员在自己基地所在的机场进行最后一次进近时,飞机触发了数次严重事故症候,刮擦大树或碰撞跑道灯,距离空难仅有一步之遥。最熟悉的机场成为不安全事件的高发机场,这里面也有“回家心理”作祟。

飞行员的“回家心理”出现问题并不是偶然的,而是一个坏“规律”的量的积累,是长期自我暗示“即使违反规章,依然可以安全飞行”这种麻痹心理的形成过程,其核心是飞行员的安全意识出现了偏差。飞机落地还是复飞?飞行员回家休息还是继续延误等待?在“回家心理”的驱使下,飞行员总会“偷懒”,往好的方面选择。于是,“八该一反对”的“该”变成了“不该”,“反对盲目蛮干”变成了“试一试”,离出事也只是“一路之遥”。

接近年底,正值冬季。随着秋高气爽的好天气过去,低云、低能见度、冰雪霜、大侧风等不利于飞行安全的极端天气逐渐增多。此时,正是全球民航飞行不安全事件的多发期。某些类似问题频发,部分原因是一年的紧张工作接近尾声,飞行员有所放松。在这一年里,经过春运、“五一”、暑运、十一长假等10个多月的连续“征战”,民航一线人员处于明显的疲劳期。特别是飞行员基本每月飞满,近一年的累积疲劳没有得到很好的缓解。加上又保证了近一年的飞行安全,容易出现个别飞行员状态下滑、思想松懈的现象。

警觉性下降是关键

从统计结果可以看到,航线飞行员在执行最后一个航段的飞行任务时,可能出现注意力分散、监控意识缺乏、警觉性下降等问题。这未必就是飞行员主观想放松而导致的“大意失荆州”,它里面是有客观规律的。

行百里者半九十。在飞行的最后一段,飞行员的注意力会不自觉放松,情景意识会因为疲劳而下降。这是飞行员在竭尽全力保持注意力集中后所发生的必然反应。此时,飞行员面对良好的天气、熟悉的机场,就会以松懈的态度取代精神的紧张,认为紧张、困难的飞行已经过去了。但是,真实的情况未必如此,松弛、安全的情境有时是飞行员错误假设出来的。尤其是在飞完一段坏天气或复杂程序后面对一些简单的情况时,飞行员往往将“谨慎”二字搁置一边,殊不知即使再简单的气象条件下,他们也可能犯致命的错误。

警觉性下降正是飞行最后一段“回家心理”的关键。飞行过于疲劳和睡眠不足是引起警觉性下降的生理学因素,而放松的飞行态度更会引起警觉性下降。所以,对于最后一个航段,最后一个落地,飞行员更应该打起精神来。飞机没有关车,飞行员没有坐在机组车上,一天的飞行任务就没有结束。

现代民航飞行员对天气标准的掌握是严格的,飞行单位更是将遵守标准奉若神明。但是,为什么还有飞行员在“回家心理”的驱使下违背规章,突破规章底线呢?

没有哪位飞行员想故意“不安全”,他们受到的一贯教育熏陶就是遵守规章,保证安全。但是,飞行员也是人,每一个起飞就对应着一个落地,起飞意味着工作开始,而落地就意味着工作和疲劳负荷的结束。所以,每一位飞行员对落地都是期望的,他们潜意识里都是希望落地而不被干扰的。甚至有时候,这种心理在其他因素(如重大事件、家庭因素等)的干扰下,会变得更加强烈,并使得飞行员自我催眠,一心只想落地,而忽略了所有的危险。这样一来,“人为因素”的负面影响必然在特定的时机,以特定的方式,对飞行员的落地决断产生负面干扰。

认识“回家心理”

飞行员因为“回家心理”违反标准程序、违反规章的一个重要特征是:经验习惯暗示,即以前的落地都是安全的,这次落地也是安全的。飞行员对潜伏在表面现象下的危险没有察觉,又在不知不觉的状态下填补上他们自认为缺少的信息,按照自以为合理的方式去解释自己突破规章的原因。正如霍金斯理论所说,“我们通常是听见我们想听见的声音,看见我们想看见的事物”。

“回家心理”在民航业诱发的事故并不罕见。根据大量飞行事故的分析,有两种情境最易使飞行员产生错误的“回家心理”:当飞行员对特定任务的注意力涣散时(飞行疲劳);当飞行员处于应激情境中时(想要落地回家)。这两种情景都非常容易让飞行员产生“回家心理”。飞行员会突破规章底线,违反规章,不够落地标准,不稳定进近,却要强行落地。

飞行员对落地的期望过高,常发生在飞行员长时间飞行并非常疲劳之际。如果复飞或者备降,飞行员会非常疲劳。以国际航班为例,飞行员已经飞行了很长时间,接近体力、精力极限,这种情况就很容易触发“回家心理”。

此外,当飞行员的注意力全部转向落地或者跑道时,也很容易触发“回家心理”。这也是我们常说的“隧道效应”。当我们在黑暗的隧道里行走并看见隧道出口的亮光时,我们会不由自主地向隧道出口走去,从而忽略旁边的危险。许多飞行事故的调查结果表明,当飞行员将注意力过分集中在某个问题或某个方面时,他们往往对飞行的其他关键因素(如飞行高度)进行错误的判断。

当大家了解“回家心理”的危害,知道“回家心理”也许并不是飞行员想主观犯错,而是一种客观规律时,认识这种规律就是飞行员克服“回家心理”最好的契机。我们要客观看待“回家心理”对飞行安全构成的潜在威胁,才能有的放矢、有针对性地制定相应的措施,减轻飞行员的压力,消除其侥幸心理,增强遵章守纪的意识,让每一次飞行都能安全落地。

图片
  • 我校3名党代表献言献策省党代会
  • 荣耀智慧屏携手途家民宿送福利了,入住“未来智慧家”赢荣耀智慧屏
  • 滨海新区开通至首都机场客运班线 每日10个班次